栀柏

讲个故事

一个聋子说:“我的邻居家太吵了。”

我的

入梦

得不到的,在梦中补足,出现的是谁并不重要,做了什么也不重要,存在就够了。幼小的,脆弱又柔软,侵入与收服都很容易,陪伴让人习惯,再出现就难与之为敌。是自己不希望看清,自欺是快乐。为了挽回可以失去,变化的是复数,云与雾相似却不同,孤高和隐没是同意。